艾翎alal

是人

是这样的留着账号想来个谁如果喜欢自己补补后续罢。

qcs第四季太失望了吧,呃,欲回坑又不想回这圈子,蒜,喜欢凹金的还是…别关注我力

这账号也不要了都是凹金关注的(趴)

生日快乐🎂抱歉手书来不及画了备战中考and上头和同学打游戏没画完😰一定会补的

小作文写的可能不是很好……就是草草的表述了一下…


画的手书

目前就细化完(指上色)这俩…

希望生日前能画完吧(🚬)

多亏洗七创社和夸七创社的,嗯,我呢,想退圈了,没填完坑的要不然谁喜欢谁填吧。道歉连原著都没提,“引起争议”“工作不周”来搪塞粉丝,不知道的还以为碰瓷呢,原著只字不提什么成分?dddd,给小粉丝看罢了。烂了,就算op改了也烂了,如果qcs第四季剧情人设还是烂的,我就脱圈算了,就这点故事你四个季讲不完我感觉也没啥好了。

哇已经有一年了)愣

哦莫,别看我黑历史了,我以前写的什么几把

p1指绘

后面几张板绘尝试了尝试,逐渐熟练了属于

给亲友了个无偿。()

发发接的无偿,清完稿了。。。

虽然还接但有偿

【all金】乡村爱情

沙雕乡村,短文

全员农民乡村人,金宝团宠。

别名:《我们村里俊俏的男同们》(虽然有女子金向的)大致f4×金较多,比较ooc的沙雕

私设子多


 00.

 河流罕见的清澈见底,湖底的鱼也被自然生态养得肥大没有疾病,这是个美好偏僻的村子。凹凸村。

  这里人口众多,村子也很大。环境是为数不多的优美。


01.

  村子一共一百口人,掌管村子的村长是个年轻力壮的青年,不过也已经40开头,他有个可以随时替位,有时候可以帮助自己管理村事的——嘉德罗斯。

  就是村长儿子,长得俊俏,得到村子里众多女性的喜爱和仰慕。不过有听闻喜欢他的基本上全是妈妈粉。

  虽然看起来像是个发毛没长齐的孩子,但是管理起来比他爸还要强。

  村子里经常召开大型活动,先暂且不提节日,有抓鱼大赛,吃拉面大赛,抓兔子大赛和拔萝卜大赛等一堆。比赛有丰厚的奖励,要么是电费可以一年不收,村长包了。要么是一些本地没有只有外地盛产的罕见美食。总之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奖励都是很让人心动。

  但是比赛过程就不那么心动了,一位金发的少年每次夺得第一从不失手,特别是举重这方面更是让人刮目相待,看到那么瘦小的孩子举起比他个都还要高大沉重的石头时,没有人的嘴巴是合上的。即使是村长的儿子也看呆了。

  “咳……那个渣渣,这个奖励是我特别准备的!”在刚结束的抓鱼比赛结束后,嘉德罗斯满脸通红的把一盒包装严实的东西塞到金怀里。

  “诶诶,我都说了,我是金!不许叫我渣渣了!”

  “我是村长儿子,我乐意!”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小跑走了。

  这位少年就只好疑惑地挠头,把怀里的奖品兴致勃勃地带回家拆,打开一看就是让金眼前一亮。

  是袋巧克力,应该不是专业做的,手法还有点笨拙,装饰盒也有点急促的粗糙,但是巧克力是外国才会制作的稀罕物,每逢过年或者有结婚的喜事时金才会有可能吃到这种甜到发鼾的零食。

  金找准机会去嘉德罗斯家里串门,就提上这个巧克力:“嘉德罗斯哪来的巧克力!”

 “呲,渣渣,这巧克力是我亲自去外国留学时偶然看见的,就会做了。怎么样,我是说……好吃吗?”

  当然他也不允许说不好吃这类词,带有危险的眼神划过金的脸颊。

  “太好吃了!可以的话嘉哥可以教教我吗?”金一半出于求生欲地夸赞,一半是真心。

  “……也不是不可以。”同样金灿的长发丝下,半遮盖的耳尖染上微红的羞涩。


02.

  在村子里有四大天王,除了刚刚提到过的村长儿子。

 占据第二的格瑞,是不久前提到的金的幼驯染,俗称是发小。

  长得一副冷漠脸不知道的以为他是面瘫。

  在村子里与金最亲密朋友(划重点)榜第一,无人能敌。

  在金发二十年了朋友卡后还迎来了被第一个发兄弟卡的人。

  格瑞依旧冷漠,变化的只是一句:“……啧。”还引起金的一度问号脸。

  “金,最好的朋友是要在一起的。”他两手放在金肩上,郑重其事的开口。

  “??格瑞你是不是有那个什么大病?”

    格瑞原本一直留着长发,在村里做木工时把头发扎起来搁置胸前,被金开玩笑说:“有点像良家妇女。”

  于是格瑞把头发剪了并回了句:“你是我的老婆。”

  “???”很迷惑。

  然后被金良口苦心地和自家发小讲了大约十几天朋友之间真正相处方式和男生应该和女孩子在一起。格瑞吓得直接一个月不再想见金。

  直到一个月后,金急忙地拍格瑞家门发出剧烈的响声加上木门被拍坏倒地上的声音,他才终于进了发小家里:“格瑞……那个啥,小卖铺上进了新的牛奶口味。”

  “……”还是叹了口无声的气,拉上金和自己一起把门用极快的速度修好后才出门。

  当然是不出所料,小卖部牛奶售光,但幸好今提前预约好让老板留了一箱,这才让格瑞买到了这么多。

  “诶呀呀,金原来是想给格瑞买吗。 ”店主老板把自己头上戴的小帽子向上提了提,有点不悦的笑。

  “格瑞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就要帮助他啦!”

  “噗嗤——”旁边站着的人一口老血喷出来。

  金拍拍格瑞的背后,一脸担心的询问:“没事吧?”

  没有事就怪了。


03.

  这位商店老板可以说是这整个村子除了那四大头,难以否认是个有钱的小老板,开的小卖铺面积比好多家人口的房子还要大,商品以最低价进货,又以翻倍的价格卖出去,生意还意外的丰隆。

  大概的原因应该是帕洛斯认识的那位进货老板有的货太好了,卖一些外地和离这里比较偏远的商店还会卖的东西都能在这家几乎是在整个村子的中心点开店的小卖铺买到。

  这几天进了点新零食,刚一放到商店吆喝就被众人抢着要,金也是好不容易挤进去给他央求一箱。

  “帕洛斯,看在朋友份上帮我留一下哈!”

  “诶呀呀,都老朋友了还用问吗,什么东西我没给你备留着?”

  帕洛斯的奇瞳低了低看下面的金毛小矮子,眼中的笑意明显。

  “……不过嘛,可要还我人情哦。”

  “谢谢帕洛斯,你真是个大好人!!!不愧是我好兄弟!”

  “这种伤感情的话还是算了。”他一副苦涩的扯了扯笑,摸了摸金色舒软的毛发让金满头问号的离开了这个挤满人群的商店。

  把他请走后又继续勉强的撑开笑容叫卖,直至商品快卖了个光后才稍微有了点清净。悠闲的把躺椅放在商店门口后躺下来,拿着个软木枝做的扇子摇晃。

  “老板——”一个穿着看起来挺有钱的小伙子叫起还正在休息的帕洛斯,指着他身旁的那箱为金留着的新口味牛奶说,“这个卖多少?”

  “诶呀?抱歉这个是为我的那位朋友留的。”帕洛斯摆出一脸歉意的道歉。

  “我愿意出双倍的价钱,三倍也可以!”

  帕洛斯有点犹豫,但还是拒绝了他。

  但是当知道金是为了给他的发小格瑞才让自己留下来本可以赚更多钱的牛奶后,脸色愈发难看,后悔的情绪像是化成藤蔓一样攀爬缠绕在自己的心脏。

  但是脸上的表情装作没有变化和不是很在意一样:“诶呀呀,金原来是想给格瑞买吗?”像是咬牙切齿地说出后半句,心情无语到表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展现。

  我去你大爷。

  

04.

  雷狮,四大巨头的第三。号称“行走的r18”,是金宝在心里默想的危险人物中居住第一。

  雷狮名字的人几乎整个村都听闻过,也有俘获不少女孩子的心,但是喜欢正经时的他,一旦开黄腔就立马嫌弃的那种。雷狮只是冷脸不屑的笑:“口可,我乐意。”

  直到在一次捕鱼大赛过后,因为水打湿金的全湿搞得有点涩涩的样子。雷狮就调戏说了句:“咦~全身很湿呢——”这句话明明是真的,但是一从雷狮嘴里出来完完全全就变味。 

  于是金:“雷狮——!我最讨厌这样子说话了!”气的脸鼓鼓,还有点发红。

  “!”就这样,雷狮改变了他的形象。

  变成了只在金面前开黄腔调戏,对其他人或事直接冷眼看过去。好家伙,双标这个词我不用多说了吧?

  雷狮作为电工,经常擅自离职还不被炒鱿鱼这种事一直是凹凸村的十大未解之谜。

  可能因为天生喜欢电,有好几次金看到他的头发炸成隔壁老王家养的鸟弄得鸟窝。 后来才知道是他在玩电源,还没事只是电到后灰不拉几。

  金脑袋一闪突发奇想:男人,你这是在玩电。

  吓得正在喝啤酒的雷狮呛住,迷惑的看着金。

  金不是很喜欢和雷狮碰面,黄腔刚刚提到了,然后再是硬拉着自己去喝啤酒吃烤串,导致自己喝醉夜不归宿被嘉德罗斯发现后差点和雷狮打起来,虽然好像他和这件事并没有关系但是依他说的“我管你的事。”算了。

  心疼雷狮一秒,虽然嘉德罗斯很小很幼但是打人其实超厉害超疼,在他捏自己脸时知道的。

  那绛紫的瞳孔发亮,然后就提开外话:“我想起来衣服没收——”就立即跑走,顺便另一只手顺上金。

  金:??所以收衣服和我什么关系。


05.

  四大天王就剩一个未被介绍,是拥有严重中二病加上被众人称恶心帅的棕发男子,安迷修。

  他是妇女之友,只能友谊关系的那种。女生们也喜欢让安迷修顺便帮自己在小河边洗洗被子什么的。

  安迷修在洗衣服时碰见了同在洗衣服的金,然后开始聊起来。

  手在冰凉的水里搓洗布料,脚也伸进那见底的湖水中,闲聊起来甚是充满惬意。金抬起头看安迷修问:“我是在洗隔壁邻居的被子。”

  “诶?我也是洗姑娘家的被子——”

  “这么巧?”金眼里向安迷修投射溢出来同情的目光,而安迷修被这样注视的有点脸红。

  “没想到金也是妇女之友啊……”

  “应该吧,不过就是有女孩子问我‘能不能做我男朋友’这个也是朋友吧,男性朋友嘛——”金头歪歪的看安迷修,脸上布满疑惑的神情。

  “……?”

  ?这就是妇女之友?




搬旧文,好像是没发过吧